评分9.3!结局令人目瞪口呆,坏人逍遥法外,清官锒铛入狱?

发布日期:2022-06-18 19:05    点击次数:174

今天Sir想说一部老剧。

它的评分,从7分+,一路涨到现在的9.3。

但你抱着神剧的期待去看的时候,又会发现它其实bug不少,剧情也没有想象中的精彩跌宕。

过誉了?

Sir不想吹这部剧有多牛。

就说一点,今天是再也拍不出了。

一般的罪案、侦探剧,都聚焦于“真相只有一个”那最后水落石出的高能。

而它却反其道而行,告诉你:

我们期待的真相,为什么总是难以一查到底。

《大宋提刑官》

根据宋慈的《洗冤集录》改编,是国内首部古装纪实刑侦剧。

许多人的童年阴影。

剧中一大亮点,就是验尸的流程与讲解基本取材自《洗冤集录》中的记录。

日常开棺验尸。

动不动就是什么漏骷法,蒸骨法。

△ CG动画还原仿佛再看《走近科学》

宋慈的人设,大概就是神探+法医。

通过勘验尸体和犯罪现场,让“死人开口,尸骨鸣冤”。

于是小时候看一边怕,又一边崇拜,觉得宋慈神通广大,济世救民,没有他查不出的真相,没有他洗不掉的冤屈。

可是重新看《大宋提刑官》。

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没看懂这部剧

冤情是如麻的。

宋慈是孤独的。

真相是石沉大海的……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大宋提刑官》的案子不够离奇,过程不够烧脑。

可《大宋提刑官》的核心从来不是案,而是“官”。

01

点不透

剧中设置了一个地方,叫梅城。

地方不大,但水可深。

外人看得,说得,却一点动不得。

有人这样形容它:

就像一张纸

似乎是一点就透

但就是点不透

明明是有答案的

可就是没有人能找出答案来

点不透。

第一起案件,就让人感觉梅城大有一种“法外之地”的感觉。

瑛姑父亲为官清廉,可上任半年就无故掉下悬崖摔死。

宋慈同窗孟良臣主动请官,深入虎穴,发誓要还梅城黎明百姓一个朗朗清天。

可没等上任,就在赴任途中死于驿站起火。

梅城这个小县城,官商勾结,黑白通奸,早已变成一座群体作案似的密不透风的暗室。

要查,都是证据。

可谁能查?

就连宋慈,也要假扮钦差方能暂时躲过一劫,可仍旧差点死在尾随的杀手刀下。

如果不是岳父提前派兵赶到,恐怕宋慈就是第二个孟良臣。

《大宋提刑官》一上来就已经挑明,最棘手的,不是什么恶匪歹徒,也不是什么高智商犯罪。

是谁?

首先浮出台面的,是县令吴淼水。

他判了一起通奸杀人案。

凶犯曹墨垂涎玉娘美色意欲夺爱,杀了她的丈夫。

玉娘承认了自己通奸。

曹墨也说人是自己杀的。

甚至曹墨的母亲,都拿出了罪证血衣。

证据实在太确凿了。

可这也是诡异的地方。

哪有一个母亲,会亲手把儿子送上断头台?

果然不出所料,玉娘是被屈打成招的。

秀才曹墨也被打成残废。

曹墨老母亲不忍看见儿子继续受折磨,在逼迫下她只好伪造了血衣。

所谓的谋杀案,只不过是普通的落水溺亡。

但吴淼水完全不知道吗?

早在将玉娘与曹墨同囚一室的当晚,吴淼水就偷听到了真相。

可是判决已出。

如何更改?

改了便是自己的官威受损,不改把人一斩,永远闭嘴,一了百了。

还好曹墨遇上了宋慈,宋慈找到血衣,发现了曹母故意用不合时节的秋衣做血衣的破绽,帮他洗白冤屈,临刑前一天把他从鬼门关抢救了回来。

还承办了县令吴淼水。

公堂之上,当着众人指认吴淼水才是“曹墨冤案”的真凶。

首战告捷。

看来区区一个太平县城,也不过如此。

……真的吗?

开局第一个案子的胜利,让我们都以为宋慈凭借他的能干和正直,会受到皇上的赏识,委以重任,办理大案,澄清玉宇。

错觉。

一切都是错觉。

被罢免的吴淼水,后来又和宋慈相遇了。

结果他不仅没被罢黜,甚至职位不降反升。

“严肃处分”,好像给了大家一个交代。

但不为人知的下文却往往是……“另有重用”。

这个时候你终于发现,《大宋提刑官》不是一条宋慈打怪晋级的通关之路。

而是不断的鬼打墙,和理想信念的大滑坡。

02

挣不开

看完第一个案,你可能会说官场残酷无情。

但再往下看。

《大宋提刑官》却在说:

官场很有“情”。

相反是宋慈太不近人情。

御史大人说他不懂官场。

好友袁捷指责他替贪官说话,一板一眼。

全剧最经典的对决,发生在宋慈和刁光斗(郭达 饰)之间。

宋慈的对手,一定是幕后大boss,一定恶贯满盈吧。

错。

首先,刁光斗为一方知县。

然后,这个人不淫不奢。

脱下官服,官服底下竟全是补丁。

甚至,他见地深刻,对当今社会的弊病一针见血。

你知道什么叫王法

王法王法 就是皇家的法

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宋慈的知己啊。

然而他们的判断,却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

宋慈他信仰真相,信仰法律,认为这是还世界是非曲直的利剑。

更深一层。

他的信念来自于对人的悲悯。

“人命大如天。”

刁光斗却从现实出发:

你说的都很好,但没卵用。

就拿宋慈破的第一个案来说。

你宋慈以为是自己公正,自己找到了证据。

可实际上,早在他到任梅城之前,京城某尚书府就未卜先知,发来调动批文,力保自己。

否则,哪轮到你翻案,哪轮到你活着走出梅城?

日后宋慈才明白。

京城这位尚书府,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岳父。

他一向不给岳父什么好脸色,也故意疏远,就是不想攀附岳父的权势,要秉持他为官的刚正不阿。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所有的刚正不阿得以实现。

都是赖于岳父的庇护。

刁光斗数落宋慈不知何谓:

法不责众。

而在大宋,官才是最大的“众”。

如果官场上的事都照宋慈这一板一眼的做事方式,迟早有一天会人人自危,朝野大乱。

当宋慈要刺向一个贪官污吏的时候。

却不知道,自己刺中的是一个“共同体”。

上行下效,裙带牵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宋慈的岳父大寿时,曾送给宋慈一个不倒翁,已经暗示他:

“官官相护”是为官之人身在官场,永立不倒的真理。

官场最大的情不是民情。

而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人情。

可宋慈偏偏不信邪。

他和刁光斗作赌,下载中心就赌这世道还有没改变的可能。

其实宋慈不是不懂官场。

他只是不愿意懂。

而是不想在最后一道密码锁之前,接受人人都懂得的道理。

03

无可查

可以说《大宋提刑官》的结局在一开始就已成定局。

这当然不完全是丧气话。

而是在说:

我们或许无法获得真相。

但至少要知道真相是怎样被弄丢的。

对于宋慈来说。

一个镜头,已经隐喻了他的处境。

深夜,衙门门内门,望不到尽头。

捕快提着灯笼,威严屹立两旁。宋慈一身白衣,行走在这一深不可测的修罗场。

但其实,官场对他绝无恶意。

只要他愿意,始终张开一如既往的怀抱。

比如史俊文一案。

宋慈终于明白,什么叫:

顺官场之理,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逆官场之意,哪怕身正为范,终将日暮途穷,甚至身陷囹圄。

因为查案,被诬陷而锒铛入狱。

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竟然在一夜之间证据确凿,有口难辩,无同僚替他喊冤。

狱中他亲耳听到岳父承诺,只要宋慈不再追查史文俊一案。

史文俊可以逃过一次,他也将无罪开释。

即使做不了京官,也有办法给他一个四品知府的肥差。

这一番谈话,宋慈终于亲自了解为什么吴淼水有办法逃过一次次劫难。

但如果答应,他也就是下一个吴淼水。

虽然最终宋慈还是斗倒了岳父,但是望着岳父行船离去的身影,宋慈没有了往日的正气,反倒是说不出的憔悴疲惫。

而这最后击垮宋慈的稻草,还是握在了刁光斗手上。

纵观全剧,只有刁光斗和宋慈是“棋逢对手”。

论官场洞悉、权谋手段,刁光斗更是高过宋慈一头。

他熟读宋慈所著《洗冤录》,利用书中原理将尸体浸在冰冷的河水中,延缓尸斑形成,混淆宋慈断案。

最终害得宋慈第一次错判,造成冤案,蒙冤的“犯人”也在狱中悲愤撞死。

正当宋慈内疚愤恨之际。

刁光斗还拿宋慈父亲当年因判错命案服毒的事,刺激宋慈,逼他自尽了断,以祭冤魂。

此局,两人都豁出了性命。

刁光斗要的不是什么现实利益,他要的是一个纯洁的灵魂。

越纯洁的灵魂,它的堕落和幻灭,就越能反证现实的无可解救,这才符合他的终极认知。

你宋慈不是自诩正直吗?

现在你也沾上了污点,也和那些你认为应该铲除的罪人一样了,还有什么骄傲的理由。

刁光斗告诉宋慈,如意苑之所以能控制京城各大官员,全靠这八大箱的罪证。

上到尚书御史,下到县令,里面详细记载了他们的丑事恶行,犯罪证据。

查,如何查?

一查到底,哪里才算底?

还记得宋慈一直当成座右铭的“人命大如天”吧。

哪怕一个再微小的个体,ta也有不可侵犯的权力,ta一个人的正义就是全天下的正义。

然而一条人价值,充其量又有多大呢?

如意苑一案。

小桃红被抓进如意苑,被一群男人蹂躏凌辱后惨遭奸杀。

竹如海也因为刁光斗的设计含冤入狱,最后悲愤至极,撞死在监狱里,留下一封血书给宋慈,求他捉拿贪官,还其清白。

宋慈还是赤子心不改。

这一次,他已经走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理由:

一个女人,多大点事,为什么非要折腾没完?

这事情。

除了真相。

难道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解决吗,比如:

“几个小小的草民 死也就死了

拿点儿钱送给家属 慰问慰问

这不就没事了吗”

好呀,你们所有人都沆瀣一气。

宋慈驱赶车队,将这八口箱子连夜运到天子脚下。

殿外文武大臣栗栗危惧。

可皇帝却在宋慈一一列举百官罪行之时,在龙案上昏昏大睡。

皇帝让宋慈先稍作休息,隔日再一一查看。

可没等宋慈走出殿门,身后便是大殿一场猝不及防的大火。

皇帝走出来说,“内侍失察,引起大火,还好扑救及时,没有引起大灾,只是宋爱卿,你刚才送来的那几口箱子,不巧毁于大火之中了。”

到这时。

最大的真相,在这最后一集才呼之欲出。

善恶、忠奸的界限,就此模糊。

正如当年宋慈岳父所言:

“什么案子该一查到底,什么案子该适可而止,这比查案本身更重要。”

为什么皇帝要烧掉这八箱子罪证?

因为这不再是丑事个例,而是牵一发而动摇根基,必定引起不稳。

而他又知道,正义是必须降临的:

既然你要正义。

那就给你一个正义便是了。

只要将那个姓刁的歹徒抓起来

结局。

宋慈终于赢了刁光斗。

但他赢了吗?

最后,也就有了如下讽刺的一幕:

百官如释重负,感恩戴德,谢主隆恩。

宋慈却心如死灰。

全然不顾皇帝的封赏。

逆向百官而行,走出这或许本就不该来的官场宫门。

隔日,宋慈便辞去了官职。

解甲归田。

临走前,望着自己洗冤除暴数十年的提刑衙门,宋慈神情哀伤,满眼泪水。

又转之释然一笑,默默离去。

无路可走,公道尽吹散。

天道清明,说到底不是一人一地一时能解决。

父亲自尽、挚友惨死、同窗贪赃、岳父陷害……

世道浑浊,即使一人清白又如何。

结尾,刁光斗因为没了罪证把柄,被百官闯入住处,乱拳打死。

一个镜头值得咂摸。

桌上的棋盘被推翻,落下的是分不清的黑白棋子。

这被打乱的黑白,也是宋慈的信念。

可是结局不是早就给了你提示?

我们一直盯着黑白,觉得这理应是世界最高的真理。

但你再仔细看。

黑白的后面,是什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罐头盖的日与夜



热点资讯

俏皮话(2553)

需要有度,过则成灾。 人生本就是一场迎来送往的修行。 善良不是一种性格,而是一种抉择。 假定没有特殊幸运,那就请特殊尽力。 热闹是别人的狂欢,孑立是自身的自由。 良多岁月蒙蔽我...

相关资讯